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文化



帝师朱轼在天宝的故事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8-01-02  来源: 宜春新闻网

刘国萍

  清朝帝师元老朱轼,虽然是高安村前人,但他的故事却在宜丰县天宝乡广为流传。

  朱轼出生在一个锯板匠的家庭,父亲叫朱极光,为人善良,本分厚道,一年到头在外锯板谋生,一家人靠着朱极光的手艺生活,日子过得拮据,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朱轼生性聪颖,记忆超常,深得祖母的喜欢。祖母是一位出身书香门第、知书达理、性格温柔、聪慧贤能的大家闺秀。朱轼三岁时祖母就教他识字断文,而朱轼也总是能过目成诵,到他六岁启蒙前,便能够背诵《三字经》《百家姓》等启蒙读物。在生活上,祖母也对这个宝贝孙子给予了无微不至的照顾,使他饥寒无忧。不幸的是,在朱轼发蒙不久,祖母就因病离开了人世。

朱轼画像

  朱轼失去了祖母的照顾,母亲又怀有身孕,忙不过来,父亲就经常带着他到各处锯板。适逢天宝修建刘氏大宗祠,需要请锯匠,朱轼就随父亲来到了天宝。天宝当地对艺匠非常尊重,东家对请来的艺匠,每天都有好酒好菜招待,饭前还会端上各色各样的茶点。朱轼长得嘴阔额宽,瘦小肤黑,还生着一脑的癞头,又恰巧姓朱,大家便都叫他“猪屎癞头”。朱轼年幼贪吃,对东家端上来的茶点,等不及工匠先尝,便用沾满污泥的双手抓起来就吃,毫不顾忌大人的眼色,艺匠们难免讨厌他。

天宝古村

  古代做屋有很多讲究,在上梁的日子,要举行“出煞”仪式,就是把各路神煞从屋里请出去的意思。传说如有人不幸“撞煞”,非死即病,所以一般闲杂人等都会避免到做屋出煞的地方去。刘氏大宗祠“出煞”这一天,有的艺匠为了作弄朱轼,想让他吃点苦头,就骗他说:“猪屎癞头,明天宗祠里‘出煞’,会有很多糖果、麻糍,你早点来拿些带回去吃。”朱轼听到这话高兴极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宗祠里开始“出煞”,爆竹声中,道士领着一班工匠们念念有词,喊打喊杀。朱轼不明就里,依着头天工匠们的指点,跑进大宗祠,果然看见桌案上摆着大盘小盘的糖果、麻糍。朱轼不知那是祭祀神煞的供品,赶忙伸手去抓,把自己的衣袋装得满满的,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等到爆竹硝烟散尽,人们看见朱轼从大宗祠里走出来,衣袋里装得满满的供品,吃惊地问:“猪屎癞头,你进去大宗祠里,有没有碰见什么东西或是什么人呢?”朱轼睁着天真的双眼道:“碰见了啊,我远远地看见有两个人,一个穿红袍,一个穿绿袍,一个拿着剑,一个拿着刀,从宗祠里走出去。”人们心想,这两个人一定就是神煞无疑,禁不住追问:“你不怕吗?他们有没有打你?”朱轼回道:“不怕,他们没有打我,还给我让路咧!见我过来,就让到路边去了。”

  人们听到这话,禁不住议论纷纷:“不得了,连神煞都给朱轼让路,可见他一定大有来头。”这话传扬开去,工匠们再也不敢小瞧朱轼,还纷纷凑份子钱资助他入刘家义塾读书。

  一来二去,“神煞让路”的故事传到朱轼的外祖父耳朵里。朱轼的外祖父名叫冷泰生,家住上高县,是一位博学多才的明朝举人。冷举人听到传说,一来心痛外孙无人照应,二来也确实怜爱朱轼聪明伶俐,于是决定把朱轼接到上高家中抚养并亲自给他授课。在外祖父的辅导下,朱轼进步很快,不久就能吟诗作文,还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冷泰生上阁楼寻找书籍时,不小心一脚踩空,摔断了右腿。为了治病,本不富裕的外祖父不但花光了全部的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

  朱轼再也无法继续学业,只得又和父亲一起来到天宝锯板谋生。天宝刘家有位乡贤,很看重朱轼的才学,欣然收下朱轼为义子。平时朱轼就在义父家吃住,无奈义父的儿媳是一个没见识、小心眼的妇人,见家里多了一个蹭吃蹭喝的人,十分嫌弃。

  朱轼留在天宝,白天锯板,晚上读书,转眼就到了下场的年龄。临考前的一天,义父打点好行装,送朱轼出门,千叮万嘱道:“好好考,我们不贪头名二名,能考个三名回来,也是蛮好的事。”谁知义嫂却不以为然,禁不住在一旁冷言冷语道:“何止三名?他一定考个头名回来咧!”

  朱轼在“施粥亭”拜别义父,从天宝东门出发,回到高安村前艮下家中,对妻儿老小略作叮嘱。因盘缠不足,母亲叫朱轼到鸡窠里捡鸡蛋带上,朱轼说:“我拿几个就够了,余下的母亲留着吃吧!”母亲说:“不,儿子,你给我全窠(科)端(寓意此次科考夺取第一)!”朱轼带着母亲煮的熟鸡蛋,踏上了前往豫章的赶考之路。走了一天,眼看太阳就要下山,朱轼来到城郊的一家旅店落脚,店小二引他进店,要了一份汤粉,拿出包袱内的两个熟鸡蛋,填饱了肚子。店主是临江府清江县的一位刘姓老板,刘老板虽然热情好客,但看见朱轼头上长满癞头,不免担心弄脏了旅店的被褥。推说赶考人多,铺位已满,把他安排在了磨房。

  刘老板睡到半夜,梦见磨房的磨盘上盘着一条乌龙。醒来时觉得蹊跷,赶忙点上油灯,走到磨房一看,原来是朱轼趴在磨盘上睡觉。老板觉得此人非富即贵,他日一定能飞黄腾达,不可怠慢,赶紧把朱轼叫醒:“客官,你怎么在这里睡,冷寒了咋办?快快到我铺上歇息去。”朱轼平时到四里八乡锯板谋生,走村串户,吃惯了苦,他并不觉得睡在磨房有什么不舒服,忙回道:“不要紧,我睡得蛮香呢!”老板道:“你过两天就要考试了,冷病了可不得了。”朱轼这才起身道谢,回老板房里歇息。

  乡试揭榜,朱轼果然拔得头筹,考中第一名,应验了义嫂的“吉言”,实现了母亲的愿望。朱轼后来高中进士,官居相位,还做了皇帝的老师。但他从来没有忘记天宝这个他生活过的地方,有一年,他巡视江南时,还特地回到天宝省亲,并为天宝刘氏家族挥毫题写了“江省名宗”四个大字。

编辑:袁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宜丰:朱轼悬靴诫巡捕的故事
    2017-11-24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