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宜春>>本网原创



小城旧事情悠悠

WWW.NEWSYC.COM 【进入论坛
发布时间:2017-06-30  来源: 宜春新闻网

 本网记者 吴娓

  古墙、古砖、古城门,历经风雨沧桑,城中铺设的青石板被岁月打磨得光滑而透亮……这是我对凤凰古城的印象。这样一个名镇也让我想起了我土生土长的宜春。不少去过凤凰古城的宜春朋友,回来都有这样一个感受:凤凰古城跟我们老宜春城竟是这样的相似,它同样有着几分江南水乡的古风遗韵。

晃悠悠的浮桥

  用船或浮箱代替桥墩,浮在水面的桥梁,叫浮桥。老宜春有一座浮桥,它横跨秀江,在整个宜春城都只用东南西北门来区分方位的时代,它起到了重要的交通枢纽的作用。它究竟有多久的历史我不知道,只知道上世纪80年代初,我才几岁的时候,走在上面就感觉很害怕。因为桥上的板子已经很破旧,人走在桥上,有点一晃一晃的,怯怯地往桥板下看,可以看到木板子下面是船,有些船里面还泡了水。小小年纪的我每次走在上面生怕桥会突然断裂,更无法理解,那些挑担的老表箭步如飞的欢快,还有在桥上纳凉的人们的那份悠然自得。

宜春老浮桥,旁边的桥已重建,就是现在的袁州大桥。

袁州大桥

  我虽然害怕,却没少走过这座桥。这是我去外婆家的必经之路,浮桥一头是“岭下”,另一头是城门,过了城门就到了“下街”。浮桥是唯一通向对岸的路径,人气极旺。上班的、读书的、做生意的,乘凉的……甚至自行车叮当当、板车左推右搡,旁边还要让出一条路来,进城的农民挑了担在桥上卖菜,讨价还价。到了看龙舟赛的时候,不得了,从乡下涌进城里的人以及宜春城里的男女老少都挤上了桥,桥晃得更厉害了,可没有人害怕,因为秀江河里划龙舟的呐喊声、鼓声此起彼伏,人们看热闹的兴奋都写在脸上,河两边更是一片人海。在那个娱乐活动匮乏的年代,能看到这么一场比赛,不亚于看一场明星演唱会。

  到了夏天,秀江两边的“伢里”,一个接一个猛子扎下去,把秀江翻得浪花滚滚。桥边码头上洗衣服的“娘佬子”,一边骂崽,一边将洗衣服的捶子打得生响。到了中午时分,桥头总会响起喇叭声,放的曲子永远是那首欢快的“步步高”,一听这音乐,我坐在爸爸的老式自行车上就开始嗨起来,想着又快吃中午饭了,开心得摇头晃脑的。不过,因为老是重复放这一首曲子,以至于我整个童年时代都一直以为我们国家就这么一首曲子,别的都是外国的。

厂区生活记

  我是在宜春老城区东门长大的。东门是一个工厂集中的地方,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里也曾风光无限。化肥厂、磷肥厂、酒厂、化工厂……响当当的国营企业。工业企业的一大特点就是人多,一个厂子几百上千职工。那时我们住的房子都是矮矮的平瓦房,仅有的几栋楼房是厂长房。瓦房一到春天就潮湿,“鼻涕虫”总是爬出来,一到清早,妈妈总是要拿盐去消灭它们。而雷雨季节,房子往往会漏水,我和姐姐总是拿些大盆小盆去接水,晚上睡觉就枕着水滴入盆的声音入眠。不知现在是否真的是全球变暖还是原来的房子确实透风,那时的冬天,我一整晚都蜷着睡觉,直到天亮脚还是冰冰凉。

炸爆米花(网络配图)

  最有意思的是,厂里一到过节就会分发些福利给职工。我们这些小孩到了这个时候就无比兴奋。端午节,食堂里凭饭票可以买大包子,我们就提着家里的水桶去买。家里兄弟姐妹多的,派出几个人排队占位子,另外几个人买了又去拿盆拿桶再回来排队,有些贪吃的家伙一下把饭票都花光了,回家就只有受父母的数落了。到了分橘子的时候,一卡车一卡车的橘子,往空地上一倒,小孩争先恐后拿着麻袋去装,生怕自家少分了。炸爆米花的生意人来了,我们就把家里的米赶快拿出来,把米往那机器里一倒,随着“嘭”地一声巨响,从那个乌黑的圆筒里哗哗地倒出许多又香又甜的爆米花。

露天电影(网络配图)

  有时,厂子里还会放映露天电影。往往在开演前几个小时,孩子们就把家里的“矮婆凳子”搬出来了,木板的、塑料的、黄的、红的、新的、旧的……一排排摆在那很是壮观。电影的内容无非也就是《铁道游击队》什么的,有时看过好多遍了,但还是少不了要来凑热闹,男女老少都不例外。

鼓楼扯布

  宜春鼓楼又名袁州谯楼,是一座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地方天文台。它建于南宋,至今有近千年的历史了。时至今日,它经修缮后仍保留着原貌,伫立在旧址,只是周边建筑换了新颜。原来的鼓楼路,是一条狭长的巷子,可以从“上街”入口一直往西走到谯楼。巷子很挤,两边是一些私人建的住宅,商贩们有店面的不多,往往是摊位比较多。那时的鼓楼路相当于宜春的商业街区,卖衣服、饰品、扯布、日常用品……所卖商品之齐全就象现在青龙、步步高超市以及贸易广场销售的生活用品差不多。

上世纪80年代的鼓楼路

如今的鼓楼

  在上世纪八十甚至九十年代,“转街”就是转这里,别的地方没有这里繁华,商品也比不上这里齐全和实惠。因此,每次来这里都可以碰到熟人,女孩子们特别喜欢跑到这里来扯布做衣服。那时卖布的摊子真是多,花的、红的、绿的……一捆捆挂在墙上,一眼望去眼花缭乱。看中了花色,又去摸布料,最后是跟商贩们讨价还价。为此往往不会一个人单独来,最少两人同行,挑选与还价的过程都觉得别有一番滋味。记得有一个卖布的女人,年约30出头,她总是把布放到一个固定的角落里,哪怕是下点小雨,她就用棍子撑起一块塑料布,也要把货品摆出来,仿佛看得透消费者的心理,所售布料总是格外受人青睐。若干年后,鼓楼路拆迁了,我在现在的“进龙”又看到了这个卖布的女人,她已经有自己的店面了,出售的是成品女装。

  往事如烟,经过漫长的岁月,浮桥早就被雄伟的袁州大桥所替代。东门已经车水马龙、高楼林立,难见了昔日的模样。鼓楼商业街区也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现在,在政府大力新建新城区的进程中,大片的老城区又将再一次旧貌换新颜,岁月变迁中,我们新的生活画卷再一次被展开。而这些曾经的记忆或者那些仍然保留的旧址是岁月为宜春城雕琢的一道风景,它彰显着文化的厚重,承载着历史的沧桑,不应该被人们所遗忘。

编辑:杨娟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